我 是 一 个 稻 草 人 , 一 直 眺 望 着 你 走 时 的 路 。

ReLOFTER:

冻酥鱼·eFOTO:

单纯点儿也好。。。选择困难。。。

焖烧驴蹄:

冷湖镇,一个听起来就很遥远的名字,位于中国青海省西北部,阿尔金山南麓的戈壁滩上,亚洲日照率最高的地方。冷湖原为无人区,1954年发现石油后开始建设,是一个为石油而存在的小镇。


冷湖其实并不遥远,距离敦煌不过250多公里。遥远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笔直公路,是那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雪山,是一块指向大山深处某个村庄的孤单路牌,是残阳下的血色草滩,是星空戈壁中停摆许久的磕头机,是夜幕中在天边细成一条线的小镇灯火。


越遥远,越向往。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浪人

  也许 我就该是个孤独的浪人

  我一直都是个孤独的浪人

  流浪 流浪 流浪

爱如初见

心上纵有千疮百孔,爱你一如初见。

          Wait you of that sentence: I love you....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住着一个神

尘居士:


文/尘居士  图片/来自网络

       多年以来,一直在一个方寸之地自我围困,结果成了生活与时间的俘虏。常常感念更多种不一样的生活,奈何被动地被时间与生活制约,纵然心已经飞到向往的地方,可是这付肉身仍然困在原地。我想这就是那些信徒们唾弃这付肉身的缘故。其实这付肉身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这么多年以来,被围困的灵魂早已不复当年那般激情澎湃,虽然心如明镜,但却抵不过时间的磨砺与生活的诱惑,最终这付肉身承担了所有的恶果。于是,开始身体发福,没有激情,最利害的莫过于开始觉得老了,老了。...


因为有你

我可以孩子气,但,我知道,我必须忠诚与你,你在,或者不在我身边。

我爱官恩娜,也不及爱你的哨牙。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小时候偷偷用过妈妈化妆品的女生有没有?长大之后,反而开始教不怎么化妆的妈妈护肤。在这个二月从电影院看完一部电影归家,春风寒冻。本想写一篇字给你,却钻进暖窝里睡着了。

玩消停了,晚安。

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我想过很多次,自己要的青春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已经约莫有个答案,我想要的青春大概就是多年以后想起来非常痛但是依旧能觉得很感动的生活。为此我愿意孤独,愿意穷困潦倒,愿意一败涂地,愿意众叛亲离,甚至愿意遗世独立。用尽所有的力气,即使在光芒的深处,终究还是抵不过这种痛苦而蜷缩着哭,也好过不走弯路的人生,回忆起来都是讨巧的周转腾挪。

我不在乎结果。

我得忙赶着在锋芒被世事打磨干净之前,做尽我想要做的事儿。闷不吭声的爱我想爱的人,去我想去的地方,在我喜欢的城市生活等等等等。就算以一株生活在环境阴暗潮湿的植物觊觎阳光的姿态,向死而生。

回忆2012年,充满与孤独的沉默较量。一个...

jory lai:

一只乌鸦,飞过曾经两个人的诺言

刺骨的文艺才有入骨的浪漫

爱闻烟味:

一口气读完《失恋33天》的在豆瓣上的连载,着实感叹。用孟京辉的话来说:这是一部喜剧,但是并不可笑。因为这个看似没心没肺嬉笑怒骂的故事,是写给所有像黄小仙儿和王小贱一样,在这个混沌世道里依旧对爱情理想抱残守缺的人们。 
   
   大约十年前流行这样一句话:这是一个理想缺失和信仰危机的年代。我们80后一代,是历史怪咖与拧巴教育的产物。我们的父辈生于50年代,该长身体的时候遇到三年自然灾害,该读书了被迫上山下乡,好不容易结婚生子又开始张罗回城,多少鸳鸯一时作鸟兽散,顿感生老病死聚散无常。因此,我们从小接受的,便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教育。因为惧怕贫穷,我们知道了经济...

11。1

三天。三天未见更新。

流沙咖啡CafeVision:

手机屏保。。。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你相信吗,我们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沉睡的恶魔。

不要去挑衅任何人的人性,它脆弱的经不起任何挑逗,就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扑上你的身,撕咬你的咽喉。

就连我看到自己深藏在心中的恶魔时,都开始战栗,害怕那个,陌生的我。

微光。倾城 (成长的味道).

彼年、那倾城的笑、渗进身体每寸肌肤、有力的切割着心脏。 
文 / * 小 宇

时光若是把我带回若干年前,或许一切都不是如今,我想,若是曾经、曾经的我坚持一次,忍住落下的泪水,

我们会不会走进今天的荒芜境地,

说好了看天荒地老、看红尘颠覆;说好了一起看夕阳下落、晨雾弥漫;说好了彼此不离、相依百年;说好了、说好了. . . . . . .

轻叹一声,夜深了,心里的你,在哪里梦呓,生命中,再不会有你的曾经陪伴我,走过,

岁月沧桑,落寞了几段神话,倘若爱情是轮回中的注定,而注定又是与你相遇,曾经,曾经那个...

我是那一个 走失的自己

Alone / 抽着烟的晓宇 

当 烟灰轻盈的掉落在键盘上 

我才发现 屏幕前的自己是如此空洞 如此的荒芜 

空洞的不是别处 是眼睛 荒芜的不是他方 是灵魂 

空空的自己 像一座空城 曾经的欢乐热闹 

如今只能作为嘲笑自己的砝码罢了 

曾经 单纯的认为 我会是个码字匠 中文的码字匠 

如今却俨然成了一个中文写不出 

英文写不完的码字匠 一直走在路上 

一条我自己认为 也许是对的路上 ...

© Gale.Yu | Powered by LOFTER